<tt id="qgoui"><wbr id="qgoui"></wbr></tt>
<sup id="qgoui"></sup>
<object id="qgoui"><noscript id="qgoui"></noscript></object>
<rt id="qgoui"><noscript id="qgoui"></noscript></rt>
<acronym id="qgoui"><wbr id="qgoui"></wbr></acronym>
人民網
人民網>>教育

清理不合理入學門檻:重申“有教無類”

艾萍嬌
2022年04月06日08:48 | 來源:光明日報
小字號

原標題:清理不合理入學門檻:重申“有教無類”

據報道,日前,教育部對中小學招生入學工作作出部署。要求各地在義務教育入學報名登記中,按照材料非必要不提供、信息非必要不采集原則,進一步規范報名信息采集。全面清理取消學前教育經歷、計劃生育證明、超過正常入學年齡證明等無謂證明材料。嚴禁采集學生家長職務和收入信息,不得利用各類App、小程序隨意反復采集學生相關信息。

要切實保障每個適齡孩子的平等受教育權,就必須做到“有教無類”,取消不合理的入學門檻,以免為適齡孩子入學制造人為障礙。而且,教育起點公平要強調,教育過程公平同樣值得重視,每個學校都要平等對待每個入學學生,不能根據學生家庭經濟狀況、父母職務情況而區別對待。

《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》明確規定,凡具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的適齡兒童、少年,不分性別、民族、種族、家庭財產狀況、宗教信仰等,依法享有平等接受義務教育的權利,并履行接受義務教育的義務。但從現實來看,各地均不同程度存在設置入學門檻的情況,提出“五證”“六證”要求,比如戶籍所在地沒有監護條件證明、適齡兒童父母或監護人有效居(暫)住證、戶籍所在地辦理的無違法生育證明等。辦理并湊齊這些證件,不僅為受教育學生的家庭增加了不少負擔,而且也在客觀上造成了將一些適齡孩子擋在校門外的結果。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,清理不合理、不必要的證明材料,都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不過,僅有一紙規定,或難以實現對無謂證明要求的全面清除。一些地方設置入學門檻,尤其是針對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,也有一些“現實考量”。即義務教育資源保障以當地政府為主,降低入學門檻的結果,自然是更多隨遷子女入學,而這將增加本地財政支出。但是,這與國家教育公共政策的精神有所抵牾。今年的《政府工作報告》明確提出,依據常住人口規模配置教育資源。這是保障隨遷子女城市平等受教育權的重要舉措,而這一舉措的落實,則受制于當前的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制。

當前,我國義務教育經費中的教師薪酬部分,仍主要由縣市財政保障,生均公用經費則由省級財政與中央財政分擔。保障隨遷子女的平等受教育權利,又不增加流入地政府的財政支出壓力,適宜的辦法是“經費隨學生(學籍)走”。根據目前的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制,生均公用經費在省域內流動沒有問題,但跨省流動就存在一定障礙,省級財政承擔部分難以流出,中央財政承擔部分可以直接劃撥;而教師薪酬作為教育經費中占據大頭的教育支出,則要由流入地政府承擔。解決這一問題,需要強化省級財政對義務教育資源的統籌,并加大中央財政的轉移支付力度。

禁止收集學生的家庭經濟、父母職務信息,則涉及如何推進教育過程公平。當前,由于義務教育階段學校招生要求公辦、民辦同步,在報名人數超過招生計劃時,實行電腦搖號錄取。因此,在入學階段,不論是公辦學校還是民辦學校,都不可能按家庭經濟與父母職務情況“選生源”。

收集這些信息,本是為了讓教育部門及學校據此對學生進行有針對性的教育與幫扶,然而現實卻演變為一些學校老師掌握學生基本信息后“看人下菜碟”“嫌貧愛富”,引發家長對此類信息收集行為的質疑。若學校和老師對這些家庭基本信息不了解,又有可能導致教育和學生管理的疏忽,比如對貧困家庭孩子沒能實施及時幫扶等。因此,問題的核心,并不在于是不是要收集、掌握學生家庭信息,而在于怎么使用這些信息、服務的目的以及家長能否實施有效監督。

就此而言,做到“有教無類”,給孩子公平的教育起點和平等的教育過程體驗,離不開制度的保障和教育家辦學理念的回歸。推動義務教育資源保障機制改革,建立現代學校制度,營造教育家辦學的環境,讓每個孩子能上學,更能上好學,都有人生出彩的機會。

(作者:艾萍嬌,系教育研究者)

(責編:郝孟佳、熊旭)

分享讓更多人看到

返回頂部
优文网